新闻线索: 8218666

广告合作: 8218607

网站首页 > 副刊 > 正文

2019年的最后一抹暖色

2020-01-05 15:03:08来源:自贡网分享到

2019年的最后一天,QQ和微信上,大家纷纷在为这一年留下最后一缕痕迹。其实,每到年终的时候,我也会写下几行文字,检视自己走过的一年。这样的习惯坚持了好些年,却在去年停顿了下来。不是不想说,而是疲惫与辛酸压得我欲说还休,只是在心底惟愿来年更好。

转眼又是一年。一如既往的忙碌和劳累,一如既往的疲倦与消沉,还有就是比去年更糟糕的身体。这回却很想说上两句。因为这一年经历得太多,不过记忆力越来越差,反而一时不知从何说起。

上午早早的赶到单位,为2020年第一天见报的《自贡日报》评选的2019年十大新闻做最后的加工润色,然后送分管副总编辑、总编辑审定。选“十大新闻”的工作,我已经连续做了五年,今年的工作要麻烦一些,除了查阅一年来的《自贡日报》,还登录中央人民政府网站、四川省政府网站,以及四川省发改委、经信委网站查询相关资料。这让我猛然发现,一年来我们竟做了这么多工作。我们的文字,我们的图片,我们的版面,我们的报道,在纸媒日渐式微的今天,依然忠实地记录着这座城市跳动的脉搏。

晚上翻看微信朋友圈,好些人都在祝来年更好,唯独一位做文化生意、与我仅有一面之交的朋友说,不求来年更好,只愿来年不比今年差。对于生活得不错的人来说,这是种“低调的奢华”,甚至让人觉得有几分矫揉造作,而我还是希望能够变得更好,因为2019年我过得并不好,有很多事情没有做,有很多遗憾无法弥补。

2019年,依然琐事缠身,一天接一二十个电话,回上百条QQ与微信信息是常态。某天事忙,但我留心记了一下,解答、处理了三十多个小问题,而这天算不算最多,我真的不知道。

2019年,是我结婚20周年,但是却差点忘记了结婚纪念日,想起的时候却在单位加班,已是深夜,忙乱不堪中,连回忆一下20年来漫长时光的兴致也没有了……这一年,好好陪伴家人已经成为一种奢望,而愧疚感时常萦绕在心头。

2019年,是我发表文章30周年,本想整理一下30年来写的文字,留下部分尚觉有点意思的篇什,却发现30年间写了多少的废话,多少速朽之作呀!它们应该以百万字计,真正让我稍感满意的有十分之一吗?我没有统计,也不想统计。至于年初就计划动手写的一些文字,仍然停留在计划中。

2019年,唯一让我欣慰的是,我的爱好没有改变,依然有一颗喜欢文学的心,在纷繁嘈杂的声音中,我始终对那些能够打动我的文字高看一眼。这一年,我依然在博客和微信上关注着小说家许仙(许顺荣),散文诗作家许文舟,杂文家宋志坚,《喜剧世界》杂志执行主编、作家刘万里,《荷风》杂志执行主编刘帆,北师大副教授、学者、作家丁启阵,以及几年前参加一次全国性征文从网上结识的、尚未谋面的小小说作家秦兴江,新加坡诗人、散文家齐亚蓉等人。他们的文字,让我感到一种异样的温暖。

或许,坚持就能看到希望。2020年,我会依然坚持做一个喜爱文字的人,尽管承载这些文字的载体发生着或还将发生惊人的变化,对纸媒、对文字,我依然一往情深。

或许,看到希望就会有所改变。2020年,没有理由不比2019年更好。李 勇

自贡网